新闻动态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机构简介 > 新闻动态 > 正文

由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和英国杜伦大学商学院共同主办的“欧洲金融一体化与中国”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复旦大学正大发展中心隆重开幕

更新时间:2017-10-17 09:52:14点击次数:183次

2月24日下午,正在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到访复旦大学。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在光华楼会见了马塔雷拉一行,双方就复旦大学与意大利教育领域友好合作进行交流。 
随后,马塔雷拉来到吴文政报告厅,向复旦师生、意大利博科尼大学和罗马国际社会科学自由大学在复旦管理学院交流学生以及在沪意大利侨民发表主旨演讲。意大利经济与发展部部长伊万·斯卡尔法洛托、意大利驻中国大使谢国谊、中国驻意大利大使李瑞宇、外交部欧洲司副司长龚韬陪同访问。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教授聆听了此次演讲。 
演讲中,马塔雷拉回顾了中国和欧洲文明经由古老的丝绸之路首次相遇并向观众们讲述中意文化交流的丰硕成果。马塔雷拉表示,两国应在日后建立超越政治和经济层面的有效交流机制,加强和巩固两国文化交流。他感谢复旦大学与意大利高校之间的紧密合作,也感谢复旦所有学生为中意文化交流做出的贡献。 
马塔雷拉强调,不同民族间的交流是他此次来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核心。在北京开幕的一系列中意经贸论坛和文化论坛,正是为了更好地促进两国人民的交流。他预祝未来中意两国除了经贸和文化论坛外,还能展开更多其他领域的合作交流论坛,比如科研创新论坛。马塔雷拉还表示,希望建立一条知识的“新丝绸之路”,并表明了意大利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支持。最后,马塔雷拉总统回答了中意学生的现场提问。 
复旦大学与意大利高等教育领域有着良好的协作关系和悠久的合作历史。2005年,中意两国教育部长共同签署了“中意高校项目”合作备忘录,复日大学与意大打博科尼大学和LIUSS大学建立了良好的学术交流关系,至今已录取学生共计700余人。此次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的访问,更加促进了两校之间甚至两国的合作交流关系。

丁纯教授应邀出席兴业证券2016年289期电话会议《大国博弈,影响几何系列之二——欧洲局势变化将如何影响我国经济》

王德伦:大家好,非常感谢大家今天参加这一次的电话会议。今天我们讨论欧洲的局势变化将如何影响我国的经济和资本市场,并且有幸邀请到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丁纯教授。

九月份我们有组织过一次关于中美关系的电话会议,在最近的报告中我们一直指出从国际市场出发,欧美的重要事件会对整个市场的节奏产生扰动。从短期来看,德银危机和意大利宪政公投的危机并未完全消除;长期来看,17年是法德等欧洲核心国家的大选年,而难民问题会为这样的重大事件平添变数。这些事件会对欧洲的政治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欧洲的事件变化会如何影响中欧关系、进一步会对我国的经济形势带来怎样的变化、a股市场又会受到哪些相关因素的影响、需要关注哪些具体的事件和时点等都是需要关注的问题。欢迎丁教授为我们深入剖析欧洲局势的变化和对我国经济形势的潜在影响。

丁教授:欧洲从09年的欧债危机以来到今天,一直处于一个“多事之秋”的状态。尤其是这几年,问题非常大,按欧洲人自己的说法来说,欧盟一体化的设计本来是为“好天气”所准备的,可偏偏最近一直碰到“坏天气”。首先就是欧债危机,然后是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还有恐怖袭击,到现在脱欧、意大利的宪政公投等一系列的问题。问题不断涌现,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是欧盟一体化机制的设计上的问题。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如果想要把握好欧洲的情况,那就需要对这种机制的缺陷和目前的困境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以便作判断。今天主要和大家聊这几个问题:

1.英国脱欧的经济影响:脱欧现在还是在进行时的状态中,还未成为现实,它会对欧盟对中国以及对全球的经济产生怎样的短中长期的影响。 
2. 12月4日的意大利宪政公投:宪政公投的目的,成功可能性,风险点所在,以及对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带来的政治经济形式和一体化意味着什么。 
3.欧元区的核心,两个大国的选举:法德马上要面临的大选对欧洲一体化和整个世界的宏观经济格局有什么影响。

简单回顾一下英国脱欧事件,现在来看脱欧公投是老年与青年之争、精英和草根之争以及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之争,甚至可以说是苏格兰、北爱尔兰、伦敦地区和其它英格兰地区之争。所以简单回望这个事件,原因也是较为明晰的: 
一是原来光荣孤立的传统。这一传统是19世纪晚期英国保守党首相迪斯雷利和索尔兹伯里侯爵在任内奉行的一项外交政策。他们利用了岛国相对优厚的地理位置,通过纵横捭阖的手段使整个欧洲大陆力量保持平衡,但本身又相对地置身事外。这形成了一种传统。

二是战后来看,随着英国实力的衰弱加上美国的崛起、德法的融合,英国不得不做一些相应的调整。举例来说,英国之前加入欧洲经济联盟,并不是全心全意想要加入的,它的动机就是不纯的。如果把欧洲一体化的目标分成两类的话,有一部分的国家或精英人士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合众国,也就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它有统一的财政、货币、福利、政治、外交、防务等政策的独立的国家。如果把这种假想的合众国看作是具有二层架构的组织的话,它的基础(第一层)是各个民主国家。而现在的欧盟则属于向两层架构演进的“一层半”架构,第一层和假想的合众国的架构的第一层是一样的,在第一层和第二层当中则是“一层半架构”,也就是欧洲民族国家的联合体。所以英国一开始追求的目标就和其它国家不同,德法等核心欧洲国家更倾向于联邦主义,同意把主权逐渐让渡给这个两层的、统一的、独立的欧洲合众国,而英国则是想建立一个国家间主义或者国家联盟,而不是一个统一独立的国家,这就会使得欧洲一体化走向“菜单式一体化”。英国脱欧就是一个“菜单式一体化”的表现。

三是现在的英国在欧盟的很多问题上是谈不拢的。首先是共同预算问题。尽管整个的欧盟预算在欧洲的gdp上来只占到1%-2%左右,但其是根据国家的经济实力按比例划分,因为英国的经济实力很强,所以英国要交比较多的公共预算,但能从欧盟拿到的补贴又少,因此在撒切尔时期英国就开始有了“I want my money back”的思想,所以这个问题无法谈拢,除此之外移民问题也是在英国这里无法谈成的,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后人员流动没有限制了,并且和国民享受相同的待遇。当时英国政府承诺允许每年三万人进入英国,但实际上从那时至今累计进入了三百多万。尽管从实证上看中东欧移民对英国的经济发展也有所贡献,但是英国社会对此依旧有偏见,认为他们是来蹭福利的。而最近的难民问题更是加剧了这一恐慌。

四是金融的盈利机会和金融自由问题:英国历史上来就是金融霸主,金融业的作用举足轻重。然而欧盟对金融业的监管十分严厉,实施的一些措施和限制对英国不利,所以英国一直希望获得更多的金融自由。

现在大家都更注意的就是梅姨政府如何脱欧,而她提倡的是“硬脱欧”。不同于“软脱欧”,“硬脱欧”是脱欧后也不再与欧盟保持密切联系和不在意违背欧盟的基本原则等,梅姨最近把国内外的政策明确了,是个清楚的转向,她本身是保守党比较谨慎支持脱欧的人士,但做了首相后,她明确表示“脱欧就是脱欧”。对内政策的方面,之前布莱尔左翼政府实施的却是偏右翼政策。通过这一次公投,英国乃至欧洲内部的矛盾被揭示得非常清楚,她不得不对此做回应,上台后强调让英国的增长惠及每一个普通人,照顾到更多的草根阶层,所以她把前任的财政部长的部分计划都取消了。最为致命的是,她宣布明年三月份启动正式脱欧进程,并且她也强调了边界管控,被外界视为“硬脱欧”的标志事件,市场的反响非常大,英镑剧跌,并且得到了欧盟的强烈回应。我个人认为,就今年而言,除非有新的突发事件,脱欧已经定了,并且没有预谈判。从欧盟方面来说,他们也不指望心平气坐下来再和英国谈判了。但会引发的问题就是苏格兰问题,苏格兰可能再次提议公投。

接下来来说一下意大利的宪政公投问题,目前是定在今年12.4日。原因是2014的4月民主党就提出过政治改革议案,想把参议院人数从315名减到100名,限制参议院解散政府的权利,但当时议案未被通过,所以需要通过公投来看是否能够实现。外界的解读一般是认为伦齐比较乐意改革,希望巩固政府的权力能更好地去推进改革,意大利上下两院的结构容易造成政策缓慢问题或者被政党之争所颠覆。这也是他对外宣称的想法。这一次的公投会决定意大利的命运,也会影响意大利的改革措施是否进行,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个结果似乎不太乐观。超过50%的意大利人把这次公投看成是对伦齐政府执政表现的投票,所以风险非常大,此外其他党派也对于打压其他政党的行为比较不满。如果公投失败,根据欧洲智库的结论,这就意味着意大利长时间内想要改革的举措都不太容易得到民众的支持,会失去彻底改革的可能性,以后很可能会随波逐流,陷入纷杂的局面。如果改革因此受阻,如果伦齐政府垮台,五星运动有可能活跃起来,甚至可能上台。最令人担心的局面就是在群雄纷争的局势下,意大利因改革停滞而慢慢衰落,引导欧洲一体化的动力也会衰退。还有就是意大利银行的债务问题一直都存在,欧洲三分之一左右的坏账都集中在意大利银行这边,为此伦齐政府在解决银行业相关危机的问题上也一直与欧盟闹得比较不愉快,因为欧盟一直主张不要用政府介入的形式去解决金融机构的危机来避免政府被迫把私债变成公债的问题。现在提倡的是相关债权人和储户等自己来承担相应的风险,然后由存款保险来解决问题。但实际上欧盟也进行了妥协。对此,和德银一样,当人们知道这些问题并且认识到风险后,其风险相对而言反而会比较小。法理上来讲,德国一直倡导紧缩政策,一直倡导自己解决问题,倡导不能政府介入政府来进行干预。但是对于是否援救德银,这你就要相信欧洲人的智慧了,毕竟作为德国三大银行之一的德银,对德国乃至整个欧洲都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德国和法国的大选,我个人认为德法的大选,其实对整个欧洲未来的发展来讲是个大问题。因为这两个国家是欧洲一体化的发动机,也是欧盟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尤其是法国在这几年明显衰落以后,德国在整个欧盟的地位作用就越来越大。对整个欧洲一体化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包括默克尔本人,都对欧洲一体化起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作用。德国的法律其实没有对总理或者内阁连任的任期有规定。之前东西德统一期间的总理科尔就做过4届共16年。尽管默克尔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明确表示是否参加下一届大选。但是根据一般的判断,她肯定还是有想法。尽管她的姐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党对她的难民政策颇有微词,甚至公开反对。但是她党内以及他的姐妹党里面并没有非常强势的能够替代他的这样一个人物。而她的可能的几个主要竞争党派,包括社民党,也是缺少领军人才。

德国的大选很可能影响整个欧盟的走向。而影响德国大选就是难民问题。主要是因为,默克尔实施了欢迎难民拥抱难民的政策,造成去年一年德国涌进110万的难民,也造成了德国国内恐袭,引起了大家对难民问题的反抗和反思,这些都能从选举情况反映出来。在柏林选举失败以后,默克尔不得不把亲自出来安抚大家,承认她的难民政策有误。她是这样说的:如果时间能够倒回来,如果好多事情重来,那该多好。这实际上是变相的宣布了改变政策。要说证据的话,你可以看到她的难民政策早就已经收紧了,只是作为一个政治家,她不愿意改口。当然你并不能把这110万难民的接受看作慈善,德国是有人口结构方面的考虑的。所以不能完全说难民政策是一个失误。但是这个问题多大程度上会最后影响到默克尔明年9月份能够继续当选,这个我觉得很大程度上还要看难民问题的解决情况。

如果在大选前后再出现恐怖事件,再出现一些比较明显的能引起公众关注反感的事件,默克尔连任将受到影响。但是总体上看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党内没有能挑战她的人选,党外也缺少比较强的竞争对手。所以对德国大选不用过度担心。主要还是看德国难民问题的发酵情况,还有明年德国政策走势。

关于法国大选,现在普遍比较赞同的想法是将会集中在朱佩和萨科齐之间的较量。萨科齐在总统任上的所作所为有时很突兀,在有些决策上也前后不一。我不止一次碰到一些法国的教授说真的很后悔选了他。所以萨科齐可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朱佩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那么另外一个真正值得我们中国投资者关注的就是法国国民阵线,也就是玛丽勒庞所领导的右翼政党。这个具有比较强烈排外倾向的政党会不会因此而能够上位?上位以后会不会改变法国走向,从而改变一体化的走向?对于像勒庞这样有强烈排外倾向的领袖和民粹政党,我相信法国社会是有一定抵抗力的。按照法国的选举规则,法国总统选举采用“多数两轮投票制”。即在第一轮投票中如无人获得超过半数的选票,则要进行第二轮投票,由选民在首轮选举中得票率第一和第二的两位候选人中选出一位担任总统。国民阵线第一轮选举中直接拿到超过半数的选票而上台的可能不大。这样的话,法国大选会进入第二轮。大选第一轮的时候各个政党往往各自为政、相互竞争,但是第二轮时候部分政党则可能会联合起来,抵抗激进的民粹政党上台。换言之,各个政党在第二轮中联手狙击勒庞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勒庞本身也在试图展现出他向中靠拢的倾向,而不是继续张牙舞爪的推行他反一体化的、排外的措施。

所以从综合上来讲,值得关注的还是关于脱欧的一些信息、举措。还有就是苏格兰公投是否要举行。如果要做,会带来一个卖点和爆点。其实欧盟好多国家内部都有所谓分裂主义,所以欧盟对这个事情很谨慎。这也是为什么苏格兰大臣去布鲁塞尔的时候,西班牙是明确拒绝见她,其他欧盟国家也表示不会单独和你谈欧盟问题。还有就是意大利宪政公投。12月4号前后将会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时间点,相信到时会有一些投机的行为造势。但是我本人觉得,意大利宪政公投它的影响不应该跟英国脱欧的影响同日而语的,毕竟这只是一个宪政公投,即使失败了,那也不一定意味着五星运动能够上台。然后也不一定之后会马上出现离开欧盟的公投。尽管我也觉得现在公投很可能通不过。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