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机构简介 > 新闻动态 > 正文

在 ESCP (中国 - 欧盟欧洲研究中心项目)工作组的陪同下,对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进行了访问。复旦大学党委

更新时间:2017-10-17 09:55:43点击次数:124次


2月24日下午,正在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到访复旦大学。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在光华楼会见了马塔雷拉一行,双方就复旦大学与意大利教育领域友好合作进行交流。 
随后,马塔雷拉来到吴文政报告厅,向复旦师生、意大利博科尼大学和罗马国际社会科学自由大学在复旦管理学院交流学生以及在沪意大利侨民发表主旨演讲。意大利经济与发展部部长伊万·斯卡尔法洛托、意大利驻中国大使谢国谊、中国驻意大利大使李瑞宇、外交部欧洲司副司长龚韬陪同访问。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教授聆听了此次演讲。 
演讲中,马塔雷拉回顾了中国和欧洲文明经由古老的丝绸之路首次相遇并向观众们讲述中意文化交流的丰硕成果。马塔雷拉表示,两国应在日后建立超越政治和经济层面的有效交流机制,加强和巩固两国文化交流。他感谢复旦大学与意大利高校之间的紧密合作,也感谢复旦所有学生为中意文化交流做出的贡献。 
马塔雷拉强调,不同民族间的交流是他此次来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核心。在北京开幕的一系列中意经贸论坛和文化论坛,正是为了更好地促进两国人民的交流。他预祝未来中意两国除了经贸和文化论坛外,还能展开更多其他领域的合作交流论坛,比如科研创新论坛。马塔雷拉还表示,希望建立一条知识的“新丝绸之路”,并表明了意大利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支持。最后,马塔雷拉总统回答了中意学生的现场提问。 
复旦大学与意大利高等教育领域有着良好的协作关系和悠久的合作历史。2005年,中意两国教育部长共同签署了“中意高校项目”合作备忘录,复日大学与意大打博科尼大学和LIUSS大学建立了良好的学术交流关系,至今已录取学生共计700余人。此次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的访问,更加促进了两校之间甚至两国的合作交流关系。


丁纯教授应邀出席兴业证券2016年289期电话会议《大国博弈,影响几何系列之二——欧洲局势变化将如何影响我国经济》

王德伦:大家好,非常感谢大家今天参加这一次的电话会议。今天我们讨论欧洲的局势变化将如何影响我国的经济和资本市场,并且有幸邀请到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丁纯教授。

九月份我们有组织过一次关于中美关系的电话会议,在最近的报告中我们一直指出从国际市场出发,欧美的重要事件会对整个市场的节奏产生扰动。从短期来看,德银危机和意大利宪政公投的危机并未完全消除;长期来看,17年是法德等欧洲核心国家的大选年,而难民问题会为这样的重大事件平添变数。这些事件会对欧洲的政治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欧洲的事件变化会如何影响中欧关系、进一步会对我国的经济形势带来怎样的变化、a股市场又会受到哪些相关因素的影响、需要关注哪些具体的事件和时点等都是需要关注的问题。欢迎丁教授为我们深入剖析欧洲局势的变化和对我国经济形势的潜在影响。

丁教授:欧洲从09年的欧债危机以来到今天,一直处于一个“多事之秋”的状态。尤其是这几年,问题非常大,按欧洲人自己的说法来说,欧盟一体化的设计本来是为“好天气”所准备的,可偏偏最近一直碰到“坏天气”。首先就是欧债危机,然后是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还有恐怖袭击,到现在脱欧、意大利的宪政公投等一系列的问题。问题不断涌现,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是欧盟一体化机制的设计上的问题。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如果想要把握好欧洲的情况,那就需要对这种机制的缺陷和目前的困境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以便作判断。今天主要和大家聊这几个问题:


1.英国脱欧的经济影响:脱欧现在还是在进行时的状态中,还未成为现实,它会对欧盟对中国以及对全球的经济产生怎样的短中长期的影响。 
2. 12月4日的意大利宪政公投:宪政公投的目的,成功可能性,风险点所在,以及对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带来的政治经济形式和一体化意味着什么。 
3.欧元区的核心,两个大国的选举:法德马上要面临的大选对欧洲一体化和整个世界的宏观经济格局有什么影响。



简单回顾一下英国脱欧事件,现在来看脱欧公投是老年与青年之争、精英和草根之争以及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之争,甚至可以说是苏格兰、北爱尔兰、伦敦地区和其它英格兰地区之争。所以简单回望这个事件,原因也是较为明晰的: 
一是原来光荣孤立的传统。这一传统是19世纪晚期英国保守党首相迪斯雷利和索尔兹伯里侯爵在任内奉行的一项外交政策。他们利用了岛国相对优厚的地理位置,通过纵横捭阖的手段使整个欧洲大陆力量保持平衡,但本身又相对地置身事外。这形成了一种传统。


二是战后来看,随着英国实力的衰弱加上美国的崛起、德法的融合,英国不得不做一些相应的调整。举例来说,英国之前加入欧洲经济联盟,并不是全心全意想要加入的,它的动机就是不纯的。如果把欧洲一体化的目标分成两类的话,有一部分的国家或精英人士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合众国,也就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它有统一的财政、货币、福利、政治、外交、防务等政策的独立的国家。如果把这种假想的合众国看作是具有二层架构的组织的话,它的基础(第一层)是各个民主国家。而现在的欧盟则属于向两层架构演进的“一层半”架构,第一层和假想的合众国的架构的第一层是一样的,在第一层和第二层当中则是“一层半架构”,也就是欧洲民族国家的联合体。所以英国一开始追求的目标就和其它国家不同,德法等核心欧洲国家更倾向于联邦主义,同意把主权逐渐让渡给这个两层的、统一的、独立的欧洲合众国,而英国则是想建立一个国家间主义或者国家联盟,而不是一个统一独立的国家,这就会使得欧洲一体化走向“菜单式一体化”。英国脱欧就是一个“菜单式一体化”的表现。

三是现在的英国在欧盟的很多问题上是谈不拢的。首先是共同预算问题。尽管整个的欧盟预算在欧洲的gdp上来只占到1%-2%左右,但其是根据国家的经济实力按比例划分,因为英国的经济实力很强,所以英国要交比较多的公共预算,但能从欧盟拿到的补贴又少,因此在撒切尔时期英国就开始有了“I want my money back”的思想,所以这个问题无法谈拢,除此之外移民问题也是在英国这里无法谈成的,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后人员流动没有限制了,并且和国民享受相同的待遇。当时英国政府承诺允许每年三万人进入英国,但实际上从那时至今累计进入了三百多万。尽管从实证上看中东欧移民对英国的经济发展也有所贡献,但是英国社会对此依旧有偏见,认为他们是来蹭福利的。而最近的难民问题更是加剧了这一恐慌。

(编辑:admin)